爱购彩快乐赛车走势图
首頁 > 熱點評論 > 戴斌:10年磨一劍
戴斌:10年磨一劍
    2018-6-5 10:04:12     字號:[    ]

 

日前,戴斌院長接受中國旅游新聞網記者馮穎專訪,回顧中國旅游研究院建院十年來走過的道路以及對未來的期許與展望。戴斌表示,“回顧過去10年,如果說取得一些成就的話,歸功于原國家旅游局黨組的領導,歸功于這個時代,歸功于旅游產業的發展。”采訪全文如下:


      

        2008年6月6日,中國旅游研究院在北京掛牌,以“促進中國旅游產業發展和國際交流的政府智庫、業界智囊、學術高地”為建設宗旨,致力于旅游研究與數據分析,促進旅游業發展。2015年12月,經中央編辦批準,中國旅游研究院加掛“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2017年1月,中國旅游研究院被科技部列為中央級科研事業單位。


  整整10年過去了,如今,中國旅游研究院不斷發展壯大,取得了一系列學術成果,在業界的影響也越來越大。值此之際,記者采訪了中國旅游研究院院長戴斌。


  記者:今年是中國旅游研究院建院10周年,還記得建院之初曾提出近期目標、中長期目標等,您認為這些目標基本實現了嗎?


  戴斌:最近,我們中國旅游研究院自己也在做一些分析和研究,總結中國旅游研究院這10年來走過的道路。

  成立之初,中國旅游研究院定位于政府智庫、業界智囊、學術高地這三個目標,用10年左右的時間,打造成為國內一流、國際知名的旅游專業智庫。總體上說,在原國家旅游局黨組的領導下,在旅游全行業的支持下,我們這個目標初步實現了。10年中,中國旅游研究院配合旅游法的起草,國務院有關文件的制定,包括制定出臺“十二五”“十三五”旅游發展規劃等,這些是直接參與政府的政策法規建設工作。

  此外,更重要的是,作為一個政府智庫,除了為政府建言之外,還有開啟民智、引導輿論等責任。過去10年中,通過旅游內參、中國旅游大數據、特別是中國旅游研究院的微信公眾號以及國家旅游評論、中國旅游大數據的微信服務號等平臺,中國旅游研究院傳遞了許多旅游行業的聲音。比如“大眾旅游”“景觀之上是生活”等這些說法,逐漸成為社會上的詞語,成為行業的發展思想。對于這些,我們感覺很欣慰,因為除了直接的執政建言、提供理論基礎之外,中國旅游研究院還提供一些思想的源泉。

  當然除了內部的工作、完成領導交辦的任務之外,中國旅游研究院每年會做一部中國旅游經濟藍皮書,現在已經成為一個風向標;此外還定期推出中國旅游住宿業、旅行服務業、旅游景區、旅游集團四大業態的報告,還有國內旅游、出境旅游、入境旅游和國民休閑等市場報告,這些都有一定的社會影響,當然我們也推出了一批學術專著以及游客滿意度調查、旅游經濟預警等方面的文集報告。

  從國際影響力來看,中國旅游研究院兩次獲得聯合國世界旅游組織的獎勵,分別是游客滿意度調查和旅游經濟預警,這是很不容易的。當然更重要的是,過去這10年來,我們培養了一批人才,這支以博士為主的隊伍慢慢成長起來了,很不容易。


  記者:回望10年,除了中國旅游研究院取得的這些成績之外,您認為有沒有什么遺憾?


  戴斌:過去是值得欣慰的,但值此建院10周年之際,我們更關注的是自己還有哪些不足。從黨和國家對旅游業發展戰略的部署上來看,我們的理論供給能力、思想建設能力還不足。當前,進入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的新時代,也是優質旅游發展的新時代,廣大人民群眾對旅游的要求是多元的,需要相互協調,游客有游客的權利,社區居民有社區居民發展的權利,當地政府也有自己的發展權利,處在這樣一個時期,旅游業應該如何選擇和作為?這些問題除了政府需要考慮,中國旅游研究院這樣的專業智庫也應該提出一些宏觀的、大局的、戰略性的思想和理論,不是一般的學術文章,客觀地講,在這些方面我們的能力還很不足。

  另外,在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之后,中國的旅游業在全球范圍內扮演的角色、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我們的能力是不是能夠跟得上去?現在,旅游外交越來越活躍,我們如何在共同價值的指導下,講好中國的旅游故事,在國際上宣傳美麗中國,用學術的視角宣傳美麗中國,這是我們要做的。

  其次,從自身的發展上來說,我們服務于行業以及企業的能力還有所不足。比如說大集團發展了,規模達到一定程度之后更多需要思想以及價值觀的引領;而大量中小型企業,是從事文化創意、科技應用等方面的,但是我們的人力資源儲備能否在這個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新的領域中跟企業家對話,都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現實問題。還有服務于基層政府的能力、服務于地方旅游發展的能力、服務于旅游扶貧和旅游小鎮建設等能力,都有很大不足。所以我始終認為我們有能力不足的風險,這也是我們努力的方向。

  此外更重要的是,中國旅游研究院的發展進入到新階段以后,院內的青年學者還有沒有持續保持銳意進取的精神、不被短期的功名利祿所累,這都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問題。

  于我自己而言,這10年每天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擔心哪一天會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完成不了領導交給我們的任務,服務不了產業,以及我們這支隊伍初始的價值觀還能不能堅守?

  回顧過去10年,如果說取得一些成就的話,歸功于原國家旅游局黨組的領導,歸功于這個時代,歸功于旅游產業的發展。到今天為止,我個人也不敢稍有懈怠。


  記者:站在新的起點和關口,中國旅游研究院的目標、定位、重點工作等,有沒有調整或改變,為什么會有這些改變?


  戴斌:文化和旅游部組建以后,正在做三定方案,會涉及到包括中國旅游研究院在內的直屬單位下一步的安排,這些明確的時間,可能是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中國旅游研究院的干部職工首先會服從和服務于國家文化旅游發展的戰略要求,按照部黨組的三定方案辦,這是我們的既定方針,也是我們的基本原則。在這個大的原則下,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圍繞中心、服務大局,不斷提高自身為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優質旅游發展戰略、執政建言等能力。

  此外,中國旅游研究院要完成旅游大數據的統計和旅游分析的技術創新工作,不管是政府還是地方,對旅游數據的要求越來越多,而且社會越來越關注。在我的心目中,數據必須以科學的統計組織、科學的統計體系在權威的平臺上發布,才能夠引導行業平穩有序地發展,才能夠為各級黨委和政府治理決策提供有效的支撐。2015年12月3日,國家旅游局數據中心成立,我兼任主任,感覺更加睡不著覺了,節假日沒有休息過一天,每一個節假日都要值班看數據。對我們這些具體從事數據工作的人而言,看到數據增長固然會欣喜,看到數據結構失衡固然會感到憂慮,但我們最關心的是數據本身是不是科學,是不是經得起檢驗?因為一旦數據失真,無論是地方政府還是旅游企業作出的決策可能差之毫厘、謬以千里,會對國家的土地資本、技術人力以及生產要素大量投入形成浪費,這是我們最關注的一點。

  第三,帶好中國旅游研究院這支隊伍,也是我們的重點工作之一。中國旅游研究院從10年前建院時的6個人,時至今天研究院聘任的博士已經超過50人,全院90%的人擁有博士學位,這樣一支人才隊伍是我們國家社會科學發展非常重要的力量。對這批人才的培養,最重要的是價值觀的培養,其次是能力的培養。這一項工作也還是在路上,十年樹木百年樹人。10年來,有一些人在研究院評上高級職稱就離開了,也有人到國外去了、到高校去了。對于這些,我們也曾經憂慮過,但后來我想,中國旅游研究院是一個平臺,一個大的平臺,每一個加入的人都是一種鍛煉,從研究院離開的人是在不同地方為國家旅游發展做貢獻,到國外去也是為世界旅游發展做貢獻,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研究院不怕有人走,因為總會有人來;但我們怕的是,自己有沒有能力引導這些人才樹立正確的價值觀,不斷提升專業能力。

  理論建設、人才培養、數據分析是中國旅游研究院目標面臨的三大任務,也是文化和旅游部黨組在機構改革期間要求我們做好的三大重點工作。今后,中國旅游研究院還會堅決按照黨組的要求,按照國務院機構改革的精神,中央機構改革的精神,堅決地服從和服務于國家文化旅游發展戰略。



來源:中國旅游新聞網

轉載請注明來源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版權所有:中國旅游研究院 網站管理: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 京ICP備11009676號
管理員郵箱:[email protected]

快乐赛车计划人工在线计划